耽于女色

火影—少年带土的奇幻脑洞

医生说我没救了:

罗密欧酱:



1.

我觉得那个大叔有病。

从我走进木叶食堂开始他就一直盯着我,好像我是他被拐卖失散十三年的儿子似的,害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买完三色丸子后,特地挑了一个离门比较近的位子坐下。我想万一他要过来的话,我还能立刻逃走。

但是那个大叔没有过来,他依旧坐在角落里,看着我。

食堂的大婶们在门口小声聊着八卦。太阳底下有一只花白的懒猫正在打瞌睡。

所以说那个大叔到底是谁啊?我偷偷抬起头,想看看他在做什么。

结果他还是在看我。我们目光相遇的一刹那,他对我微笑了一下。别问我怎么知道一个戴着面罩的人在微笑的,你们仔细看啊,他的眼睛就是弯弯的嘛。

不得不说,这个大叔长得蛮帅的。

大叔有一头蓬松的银发,不知为何眼睛上斜遮了块护额。护额上的标志显然属于木叶,可是为什么我不记得村子里有这个人?

我眯起眼睛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大叔,我发现他长得很像某个人。

像谁呢?谁呢?谁……

“啊!卡卡西!”我猛地跳起来。

桌上的盘子抖了抖,外面的懒猫吓了一跳,迅速窜进巷子里。

大叔听到这句话 ,脸上表情凝了凝,随机像一滩融化的香草冰激凌,笑得更灿烂了。


2.

我觉得那个大叔是卡卡西的叔叔。

他简直是放大版的笨蛋卡卡西,一样的头发,一样的面罩。但是大叔比卡卡西温和多了,眼睛里一直带着笑,要知道卡卡西那个冷酷高傲的混蛋可是从来不会对我笑得。

我决定上去和他搭话。

我觉得他盯着我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比如说他是卡卡西失散多年的亲叔叔,过去因为欠下巨额赌债不得不背井离乡,现在重回故里,哥哥去世,面对陌生的侄子无法开口,所以想通过我这个阳光正直的同学,去向卡卡西传递信息……

“你好。”我走到他面前礼貌地说。

这个大叔好像在发抖,他看着我的样子好像我在发光一样。我突然又后悔接近他了。

“你好。”他清了清嗓子才发出声音来。他的声音很温柔,非常好听。

我挠挠头,问:“那个,请问你有事吗?”

“嗯?”

“呃……”我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这个大叔真的很帅嘛,近距离看竟然有点呼吸困难,“因为你一直在看我……”

“对不起,吓到你了吗?”

“还好啦。有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因为意外回到这里,所以想到处看看。”

啊啊啊果然是卡卡西的叔叔吧,故地重游来投靠亲戚的!

看大叔眼里虽然带笑,可神情却总有种说不出的苦兮兮的感觉,看来是个有故事的人。我想他离开木叶时一定很年轻,不然怎么会没听说过白牙大人还有个弟弟的事情呢?他这么小,外面又战乱,一个人跑出去一定吃了不少苦。说不定跑去当流浪忍者,接些危险的单子,弄得一只眼睛也瞎了。战争时遇到一见钟情的对象,谁知道对方因为打仗死了,他年纪一大把了,又孤单一人,实在了无生趣,所以想起家乡,想起未曾谋面的小侄子,于是就翻山越岭地跑回来了。

可是大叔你醒醒啊,你的侄子一点都不可爱!!!

“带土,你是叫带土吗?”

“是啊,大叔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大叔?”他微微偏了下头,随即又用他那非常好听的嗓音说:“是啊,我这个年纪对你来说的确是大叔了。至于你的名字嘛,是我刚才听见食堂大婶这么叫的。”

“嗯,我叫宇智波带土。”我爽朗地笑道。

大叔什么都没说,他坐着,静静微笑着。可是我却觉得他要哭出来了,真奇怪,他看见我就这样了,那等下看到卡卡西该怎么办?


3.

大叔问我能不能带他逛逛木叶。我答应了。

我们沿着上坡道一直往山上走。我双手枕在脑后踢着腿走在前面,大叔则双手插兜始终落后我半步。可是我每次和他说话时他都很耐心地低下头来配合我的身高。这让我有点感动。

他问我为什么没和自己的小队在一起。

我不太想和他说这个,我之所以一个人跑出来,全是因为刚和卡卡西闹了别扭,我觉得在外人面前说这个有点丢脸,所以故意假装没听见。

我和卡卡西老是吵架。我自己也觉得这样不太好,毕竟我们是一个小队的嘛,关系弄这么僵会让水门老师很为难,更何况琳也希望我们好好相处……

我承认我自己的脾气也不太好啦,但卡卡西实在太惹人厌,和他说话往往十句话里八句是带刺儿的。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他了。

同期的大家总觉得是我先开始找卡卡西茬的。因为我是吊车尾,而他是优等生嘛,在大家的印象里吊车尾就该仇视优等生。可事实是,要不是卡卡西那家伙先来针对我,我才不会注意到他呢。

毕竟我的注意力都在……咳咳,都在琳的身上……

不知为何,卡卡西对于我暗恋琳这件事始终嗤之以鼻。每次当我偷偷看向琳的时候,总能看到三米外的他在用那双死鱼眼瞪我。那场景太销魂,以至于我现在的梦都是——琳、卡卡西、琳、卡卡西、琳、卡卡西、卡卡西、卡卡西……

啊啊啊卡卡西这个大笨蛋!

我一个人在心里抱怨地起劲,丝毫没注意到身边那个大叔的目光。

大叔和蔼地看着我,问:“你在想什么?”

“嗯?”

“看起来很烦恼的样子。”

他笑得这么真诚,我要是对他撒谎的话好像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我老实地说想到一个讨厌的家伙。

“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笨蛋啦。”我烦躁地踢着路上的石子。

“发生了什么?”

“其实,那个笨蛋是我朋友的熟人……”我加快几步走到大叔身前以防他看到我因为扯谎而涨得通红的脸。“他老是针对我朋友。”

“干嘛针对你的朋友?”

“不知道啦!我朋友也很烦恼!那个笨蛋老是指责我……不是,我朋友,说他迟到、没用、吊车尾。还嫌弃他有暗恋对象!!!大叔你说奇不奇怪,我朋友有喜欢的对象关那个笨蛋什么事啊?”

大叔淡淡地笑道:“你没发现,你说的那个笨蛋其实非常在意你的朋友吗?”

“哪有!”我猛地转头看他。

“有啊。”大叔慢悠悠地说,“不然他怎么会这么在意你朋友迟到、在意他没有学会老师新教的忍术、在意他的考试成绩,在意他看别人的目光和心思呢?”

“只是碰巧而已啦……”我低下头,没什么底气的争辩道。

“那个笨蛋可能很在乎你的朋友呢。”

“……不可能不可能,太恐怖了。”我想象着卡卡西的眼神,立马打了个寒颤。

“是啊,一直默默注视着某个人这种事听起来是有点变态。”大叔眨了眨眼睛。

“倒不是变态……”我看着路边草丛里窜出的一支小黄花。“我觉得那个笨蛋会注意到我朋友不是因为在乎他……”

我突然觉得很难过,感觉没办法说话了。我低着头,太阳晒着后颈,火辣辣的。

我说,因为他讨厌我。


4.

我知道卡卡西讨厌我。

他的眼神和行为说明了一切。我想我之所以这么生气,全是因为我很在乎他。

我想得到他的认可。卡卡西这么棒,如果他认可我,我会很开心。

“他……”大叔的声音像水滴落进了棉花团,忽然堵住了。

我们站在山上,风吹着树叶,沙沙地动。我想卡卡西和琳现在一定在别的地方练习吧。

“他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而已。”大叔说。

“嗯?”我抬头看他。没想到大叔竟然还沉浸在刚才的话题里。

“你瞧,你不也不太会和自己喜欢的人说话嘛。总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怎么说,感觉一说就错,对不对?”

我想到琳,于是点了点头。但一想到卡卡西,又立刻摇头起来。

大叔笑了。他说喜欢一个人对一个笨蛋来说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可怕?”

“是啊。因为喜欢这个词充满了未知。人都会害怕自己不知道的东西,甚至干脆否定它或是假装它根本不存在。”

“为什么啊?”我不解道,“我觉得喜欢别人很开心,喜欢别人是件幸福的事!”

“是啊,本来应该很幸福的。”大叔看着我,又好像没再看我。“可是有些人就是不懂。”

“我也不懂。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喜欢琳,可有的时候又觉得这种喜欢又不是那种喜欢。”

“所以说喜欢是件未知的事啊。”

“好复杂……”我做了个鬼脸。

“嗯。”大叔笑道。

“大叔,喜欢是什么感觉?”

“喜欢啊……”大叔眯着眼看着头顶的树枝,“喜欢一个人的话,远远看着他就很好了。”

“干嘛远远地看?一定要说出口啊,你不说,他怎么知道嘛。”

大叔顿了顿,一直保持着仰头的姿势,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吐出口气。他低下头看我,带着阴影的脸上是像水痕一样淡的笑容,他说:“是啊,不说怎么会知道啊。”

“带土,你害怕爱吗?”

“不怕啊,又不是坏东西,干嘛要怕?”

“可是有时候爱会变得很刺眼。”

“那就闭上眼睛嘛。”我大笑道,心想这个大叔真是神经兮兮的。


5.

我陪大叔走到山顶参观火影岩。我对大叔说我将来要当火影,到时候这岩壁上就会刻上我的脸啦。

“嗯。”大叔真是个好人,他微笑着听我说话,完全没有嘲笑的意思。我心里一热,又悄悄和他说,我之后可以允许卡卡西当下一代火影,因为他真的很厉害嘛,感觉可以继承我的衣钵。

和大叔在一起我的心情就变得特别好。我对他说我的写轮眼,对他说我将会学会很厉害的幻术,我说我要变成非常厉害的忍者然后保护整个村子。

大叔始终静静听着,没有一句反驳。我不禁感叹,还是外乡人好骗。不对,也不是骗,我只是很开心有人愿意相信我。我坚信只要我努力,那些梦想都能实现的。

“大叔,你是卡卡西的亲戚吧?”

“……算是吧。”

“我就说呢,你和卡卡西长得好像。”

“嗯。”

“不如我带你去找他吧。不过你要做好思想准备,那家伙特别挑剔,如果他找你茬,你一定要忍住不要和他计较啊。我还挺喜欢你的,你要是留在村子里就好了。”

“你喜欢我?”

“嗯。你是除了水门老师和琳以外第三个会认真听我讲话的人。”

“卡卡西不听你说话吗?”

“切,我才不和他说呢。我只要一说他就会嘲笑我。”

“他只是还不懂而已。”

“对对,卡卡西是笨蛋嘛,他怎么可能懂我的宏图大志。”

“是啊。”

“不过话说回来,大叔你不要讨厌卡卡西啊。他的嘴巴是贱了点,但人还是不错的。”

“你怎么突然帮卡卡西说起话来了。”

我脸上一红,“不管怎么说,他跟我都是伙伴嘛。”

“伙伴?”

“其实我……”我不知怎么说,更何况眼前这个大叔又是卡卡西的亲戚,如果把那个词说出口的话好像有些示弱。但我就是想说嘛,就算是我厚脸皮一厢情愿,我也很渴望能说出那个词。

我想和卡卡西成为朋友。

我觉得他很好,很厉害,如果可以我想和他多说说话,我想和他一起训练、出任务,我想和他一起并肩战斗,我有很多话想和他说,我也希望他能把一些压力分担给我。因为我们是朋友、是伙伴,是别的什么都好,我想和他更加亲近。

我说其实我一直把卡卡西当成好朋友。我没说如果可以,我希望有朝一日他的眼里也能有我。

“你……你不讨厌卡卡西?”

“我为什么要讨厌他啦!”

“我以为你会讨厌他的。”

“我是讨厌他,但不是那种讨厌啦!我、我……”

我没有说下去,可我觉得那个大叔全都懂了。大叔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又像哭又像笑,拧成一团,最终又缓缓散开。我突然想到水里的涟漪,也是这么一圈一圈静静荡开。

“谢谢。”他说。

“唉?”

不知为何,大叔的身体看起来有点透明,他后一步,重复了一遍:“谢谢你,带土。”

什么意思啊?

还没等我追问,大叔就突然嗖得一下消失在空气中了。

是幻术吗?我摸着脑袋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空地。

我愣了好久,才感到后怕。刚才那到底是鬼是人?是鬼的话怎么会大白天行动,但如果是人,又到底是什么忍术啊啊啊……

我越想越慌,赶紧朝训练场奔去。我找到卡卡西,质问他到底有没有一个叔叔。

“你是白痴吗?”卡卡西懒洋洋地盯着我。

“我真的看到一个跟你很像的人!!!”

“你翘课就是为了去开脑洞?!”

“我没说谎!是真的啦,你跟我去食堂问大婶去,她们都看见了。”

“带土,你还是再回去睡一会儿吧。”

“卡卡西你这家伙……”

我觉得很郁闷,难道那个大叔真的是一个白日梦?我摸着胸口,莫名觉得有点难过。

“走啦,回去了。”卡卡西对我说。

“我没说谎!”我跟着他朝前走去,又重申一遍。

“哦。”

“真的!”

“哦。”

“卡卡西!!!!!!!!”

END


评论
热度(521)

© 孔老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