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于女色

msw和tsp现在应该是已婚状态了吧()

今儿扫了下日白会馆的纪录片,老斧头发不了动图,我把截的几张小谢发给龙哥,她有点失控,我不知道她现在还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当谢宇杰的黑粉()

我jio得支撑着我现在还吃卫龙的就是对当年圆寸眼镜浑身又狠又莽又甜像个小豹子的么蛇残留的一点念想😞有时候真想搞把剃刀把他的螺丝卷剃掉。(顺便港一哈冰箱团在我心中的攻的程度排序大概是:msw>谢宇杰≥杨俊逸,虽然我天天说嫉妒延延和tsp但是卢思唯在我心中冰箱团内部总攻的地位一直没变过。)

杨俊逸又直又细的胯子我他妈要暴毙了

直到现在我都jio得圆寸眼镜是么蛇的颜值巅峰

好了好了知道你的独占欲强了(点烟)

向美少女势力低头!

一个人骑行西藏

尅尅尅尅尅尅尅:

纯属虚构



与男孩路遇在巴塘,他带了锅子和面条,还聪明地带了火锅底料,周延就地取材拿石头搭了个灶台跟他一起吃了一顿麻辣面。吃完热面出过汗,他才觉得近日以来与他来回拉锯的强烈倦意稍许得到了安抚,又有了久违的活着的真实感。此前一路听闻有关巴塘的传闻,他很是忐忑了一阵,吃完面这些猜度就统统被他抛至脑后,两颗止泻药令他更觉心安。


男孩上路刚第六天,周延是第七天,他们的装备都极不专业,透着一股子难以压抑的穷酸气。到新都桥附近时周延遇过一个骑行多次的老鸟,三十六七岁,脸黑得像碳,颧骨有大片日晒斑。


“你不防晒?”这问题反倒是中年...

1 / 2

© 孔老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