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于女色

就虽然我草稿箱里还留着rio小清新的郫县(重庆)爱情故事,但能满足我生理需求的还得靠tsp去sm现在的msw()可能是我对盖唯间的精神的碰撞和对外貌的物质需求无法得到高度的统一(我还是脑过脏辫疯甜的msw和现在越来越油(划掉)有钱的zy在昏黄的灯下和逼狭的房间里放着for lovers背贴背扭动身体跳舞但很显然这个画面不可能出现在除了我脑子以外的任何一个时空。所以还是让它在我脑子里烂掉吧。)

今天无聊跑去翻ins相册,杨老师的一些皂片母到让我硬邦邦()

msw和tsp现在应该是已婚状态了吧()

今儿扫了下日白会馆的纪录片,老斧头发不了动图,我把截的几张小谢发给龙哥,她有点失控,我不知道她现在还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当谢宇杰的黑粉()

我jio得支撑着我现在还吃卫龙的就是对当年圆寸眼镜浑身又狠又莽又甜像个小豹子的么蛇残留的一点念想😞有时候真想搞把剃刀把他的螺丝卷剃掉。(顺便港一哈冰箱团在我心中的攻的程度排序大概是:msw>谢宇杰≥杨俊逸,虽然我天天说嫉妒延延和tsp但是卢思唯在我心中冰箱团内部总攻的地位一直没变过。)

杨俊逸又直又细的胯子我他妈要暴毙了

直到现在我都jio得圆寸眼镜是么蛇的颜值巅峰

1 / 3

© 孔老湿 | Powered by LOFTER